风鸟

失语人

小羊的手漂亮得很有辨识度,今天这个热搜我太喜欢了,手控幸福得要飞天……他手腕很细,延伸出去手掌是柔和的弧线,他的手指修长,又不过分骨感,有一层恰当的薄肉附之,这就使得他的整只手曲线温柔,而指尖的收束处却收得精致又小巧,大拇指偏又不同于其他指,第一指节极细而第二指节下宽收束亦极窄……他又白,白得跟冬天清晨尚未被人触到的堆积的落雪一样白而细腻,白而脆弱,所有的指尖都泛起柔嫩的粉色,就像春天的樱花落瓣偏到了雪上似的,怎么不让人惊奇,怎么不让人赞叹,于是他使力握着什么时它便变得骨感,凸起的骨头的线条却尽是脆弱的挣扎,然而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温柔的,他的温柔从眼神到指尖,于是温柔的弧线更加温柔,这样的手是不适宜用来握的,该是触,或者捧着,或者由它独自漂亮,而我以沉醉歌颂,以沉迷观赏。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