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鸟

失语人

小孩在哭。我总是分不清这种厌烦来自哪里,比如公众秩序总是要求大家在公众场合保持理性甚至是一种安静的冷漠。有小孩在车厢里大哭的时候,我的第一想法总是“哭什么”。这种厌恶是因为我自身的刻薄吗,或者说简单的在心里烦躁两句可以省去更多的烦恼呢?如果要求同理心就总是要先去理解他们,理解问什么哭,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进而又要理解这个人,理解一个人太难了,我连自己都理解不了,又怎么去理解一个陌生人。
可能冷漠这种时代病确实是社会本身的状态带来的吧,在无数的地方遇见无数的人,愤怒和厌烦作为单向直接的感情,比温和的同理心要简单的多吧。
也可能只是我刻薄。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