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鸟

失语人

转过来加一

aaa毽子:



        吴世勋是一个有些奇怪的男生。


        跟他一个寝住的金俊勉特别受不了他的这个奇怪癖好——对于一个男生而言——养花。


        他总是养很多的花,从叶子蓬勃的吊兰到细细密密的金银花。养了满窗台。永远养不好。


        总是刚买回来时红红绿绿的长得非常精神,但是过不了多久叶子就黄了边,萎缩着耷拉下去,但是却又奇迹般的不会死,就一直不尴不尬的长着。


         金俊勉觉得很奇怪,这算什么?吴世勋这小孩是不是心理有什么问题?喜欢折磨花?




         吴世勋有一个秘密。从来没有人知道。


         他从小就能看到“他”,但是好像别人都看不到。


         他觉得很惊奇。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斗篷的小东西,看起来跟人没什么两样,却只有他半个手掌那么长,小得可以睡在小巧的月季花里。


         他就是这么见到他的。在被自己养死的一盆月季里。


         那是他妈妈养的花,妈妈出去办事,把自己的宝贝小花园托付给了他。他每天给庭院里的花草树木们浇水,却还是在一次踢完球回去后发现一大片月季枯死在了围栏上。


         他看着,想着自己闯祸了,又觉得他们在这样美丽的天气里死去实在是可怜,越想越伤心,就站在夕阳的余晖里哭到了月亮被遮到云后,星星铺满了天际。


         他后来躺到床上,半夜不知为何又醒了,又打了一满壶水,想现在补救的话是否来得急呢?


        他去浇水,迷迷蒙蒙间竟然觉得交错的藤蔓上花朵真的绽放了开来,泛着一点柔和的黄色光芒。


        他就睡在花的中央,周边的枯枝波浪般起伏,从萎靡中苏醒过来。


      




         “你是谁呀?”


         “你别走啊,你告诉我你是谁啊”


         “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怕你走了。”


         “真的吗?太神奇了!”


         “那你以后要来找我啊,不能反悔的啊”






        张艺兴总是偷偷的来,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


        他以前总是惯例的每晚去查看一次吴世勋的花,但是最近他晚上去的时候,发现了一点异样。他似乎不需要每天去了。


        花儿不再缺水了,也不会因为水分过多而窒息。


        他不再需要询问他们了,但是当他从一株小夹竹桃身边经过时,水红色的小花轻轻的说:“艺兴,你明天就别来了吧。”


        “为什么?”他感到不解。


         花们告诉他,最近有女孩子给他们浇水,水量恰到好处,每天都来。








         “你为什么要跟她在一起?”


        “你问了她‘你跟我在一起好吗?’”


        “她才陪你三年我陪了你十三年了,你怎么不问我要不要跟你在一起啊”











         吴世勋最近总是认真的浇水,观察每株花的泥土再往里倒水。那个常常到他们寝室来的女生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他最近爱上了旅游,特别是滑雪。常常到瑞士去,在有清澈湖面的山中住下。


        在被冰雪覆盖的雪山脚下,湖泊藏在密林深处。吴世勋认真的拍摄着这里的美景。


        他的镜头里总是只有景物。


        他走到湖边休息,清澈的湖面倒影出另一个人的脸,秀挺的鼻梁,一双温柔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嘴角抿出一个小小的酒窝。


         在城市里只能小心翼翼存在着的他在风光秀丽的无人区已经恢复成了正常人类的体型,吴世勋毫不迟疑的反身抬手挂到他脖子上,用上了全身的力量,想把那个人拉下来——最好可以倒在他身上。张艺兴却害怕他摔倒,轻轻的飘着拉了他一下。







         “你到底是什么?”


         “精灵?天使?”


          他吻上去,尝到满嘴花香。

评论

热度(15)

  1. 风鸟aaa毽子 转载了此文字
    转过来加一